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会员风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会员服务    会员风采

蔡铁山 做孩子终生受益的教育

他说,只要孩子喜欢的事,我就坚决去做。

  他说,“玩”和“学”是孩子们的两大天性,学习是可以快乐的,玩耍也能玩出名堂。

  他说,学校不只是孩子们学习的场所,更是他们犯错误的地方。

  他说,孩子身心发展比分数真的更重要,他规定孩子晚上10:00前睡觉,作业没完成可以不做,老师不得找麻烦。

  他的学生们着迷般每天7点到校,放学后数小时仍不愿离去,他们听古典音乐,打篮球,策划实施各类活动如身体素质赛、球赛、棋赛、才艺展示月,甚至安排校长、老师的发言。

  他的毕业学生在微信上写道:能够在花地读书,今生无憾了。

  ……

  他的名字叫蔡铁山,是广州市花地中学的校长。

  从进入花地中学的第一天起,他就决心要做孩子终生受益的教育。为此,他通过围绕“满足生命需求,提升生命品质,让孩子自然生长”的办学理念,以“小班教育世界的,享受学习我们的,自然生长幸福的”为改革发展思路,通过教育环境、教育理念、教育方式、管理方法、评价策略等一系列的彻底变革,脚踏实地探寻“做孩子终生受益的教育”。


“撞了南墙也要撞破它”

  “我们的改革是乘着教改的东风,顺应教育发展趋势。花地中学是一所城中村学校,长期以来学校基础设施薄弱,师资力量不足,对口小学的优秀生源都通过推荐生、民校联考等方式流失。2009年开始,广州逐步推进‘教育均衡’步伐,荔湾区教育局思考如何把薄弱的学校,在短时间内形成优质学位。”

  这一年,从湖南调入广州的蔡铁山提出,花地中学尝试小班化教学,减少招生,把老师在校工作的时间精力尽可能从办公室移到孩子中,从思想到做法全方位变更。

  改革伊始,压力很大。一开始是本地个别权威人物持否定的意见,导致教师在对外公开课上屡遭批评。接下来教师也质疑,“权威人物不认可我们的职称怎么办?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学,花的时间多,完成不了教学任务怎么办?”

  特别是考试前夕,有家长看到教师还在带着学生往校外跑,在搞社会实践活动,而其他学校的学生在课堂复习,便急了,跑来学校问:“我的小孩成绩在班里、级里、区里的排名怎样?”对于蔡铁山来说,更大的压力是这项改革在广东前无古人,如何在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做出成效?

  但蔡铁山倔强地认为,“只要孩子们喜欢小班化教学,喜欢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算撞了南墙也要撞破它,即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蔡铁山去跟区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商量,以后与学校思想不协调的权威尽量不要到花地中学来。他跟副校长罗洁敏等每天都与老师谈教改,了解问题与困难,甚至来不及开会传递解决办法时,便以《答老师信》的形式,回答老师花地中学到底要干什么,提倡什么,主张什么,反对什么。

  小班化教育实验第3个月,时任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江东到学校调研,听课后充分肯定“四环节、主助教”小班化合作学习与合作教学等一系列模式,在总结反馈时建议学校“示范、辐射、研究”。

  4年过去了。花地中学的孩子不仅身体、心理健康,学习快乐,兴趣广泛而且学业发展十分喜人。在2013年中考同类学校列最优位置,今年初全区质量检测中,荔湾区35所中学,花地中学初一总评分居全区第9位。在参加市、省、国家、国际的各类竞赛中更是成绩喜人!

  成绩是硬道理,升学指标好看了,平时检测成绩更优了,孩子更全面发展了,改革的路自然越走越通畅。其实,蔡铁山很早就明白,小班化实验(或者说真正的素质教育)一定会更好提升学生的学习成绩,这是一种必然的“因果”。学习兴趣和学习能力提高了,其它素养上升了,成绩怎能不好?

  蔡铁山认为,素质教育和提高成绩并不矛盾,关键是怎么搞素质教育,搞什么样的素质教育。他并没有把素质教育做成“附加的一套东西”,而是把素质教育的方法应用到课堂教学、校本课程、校园文化中去,让孩子学中玩,玩中学。他最信奉的一句话是爱因斯坦关于什么是素质的论说:素质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学到的所有知识遗忘以后所剩下的东西!蔡铁山说:如果老师教完每堂课,孩子参加完每次教育教学活动或每一次“玩”完之后老师都能反思这句话,相信离真正的素质教育不远了!

  花地中学的改革逐渐声名在外,来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有的学校甚至一连来了三四次。不过,一些学校来了几次之后就发现“课堂怎么一直在变”?

  “一开始我是要求教师尽量少讲,争取只讲10分钟左右,学生自学、交流、展示30分钟。这仅仅是给老师一个感性概念,到后来老师教学行为已真正变更后我们便不作限制,自学、交流、展示、研评四环节灵活运用。所以我常说,不要只看我们的模式,而要看本质。什么是本质,本质就是“满足生命需求,提升生命品质,让孩子自然生长。”


“读书是可以快乐的”

  “我一直认为,学习是人的一种本能,人对学习的欲望就跟吃饭一样是一种本能,人生下来就有要学习的欲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学生越来越不喜欢学习,主要还是因为教育方式,教育内容不能满足孩子生命需求。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整天都是坐在下面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享受学习。教师应为学生送上‘解渴’的水,而不是‘不渴硬灌’。”

  从2002年开始,蔡铁山思考教学改革。2007年,他开始尝试小组教学。2009年,蔡铁山到英国学校参观考察时发现,课堂上没有孩子睡觉,很少有戴眼镜的,课堂活动很少有孩子不参与,而且老师上课充满了激情,英国的课程简单但孩子能力、价值观令人佩服,一系列简单表面现象引起他深深的思考。

  “按照学习金字塔理论,传统的上课模式‘听讲’是学习效果最低的,而团队学习、主动学习和参与式学习是最好的学习方法。”

  为此,蔡铁山把学生的课桌改造成可以合并的六角形,实施小组合作学习和“自学——交流——展示——评研”的四环节教学方式。在新的教学模式下,生生、师生互动交流占据课堂,教师的身份定位为课堂的组织者、参与者和学生学习的协助者。同时,蔡铁山严格要求老师不得随意介入扼断学生学习活动、打断孩子天马行空的思维,以便更好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教师彻底打倒“满堂灌”的单向输入知识的做法,想尽一切办法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动机,彻底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学生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时空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尽情畅游,真正做到“学中玩”,从而爱上学习。

  “小班化教学的精髓,在于教师发挥人数少的优势,注重学生个性发展,真正体现因材施教,使所有学生都能达到最佳发展。”

  花地中学的课堂上配有主助教,主教负责教学活动的组织与实施,助教负责辅导与协调。蔡铁山认为,孩子厌学的原因绝大多数是由于不能长期得到老师的关注、在课堂上有问题不能随时解决,慢慢导致问题成堆,缺少成功的体验而造成的。主助教就是为了让学生最大限度得到老师们的关注,两个教师面向二十多个学生相当于每个教师身边只有10多个学生,几乎随时关注到每个孩子的需求,把以前课后老师花的大量辅导时间移到课堂中,同步解决孩子学习困难,让孩子随时体验最大成功——解决自己的疑难问题。

  “当课堂教学迎合孩子的天性时,孩子在课堂上的一切行为才有可能‘专注而忘我’,教育只有按照‘孩子天性的方式’展开,才会产生真正的学习热情,让课堂散发出活力。”在蔡铁山看来,这是一条符合人的发展需求和认知规律的道路,一定行得通。

  三年来学校每学期对孩子的民意调查显示,100%的学生认为教师能关注到自己,95%左右的学生喜欢小班化课堂教学形式及座位形式的变化,90%左右的学生对学校的学习生活感受到快乐,认为自己进入中学小班后变化很大,85%左右的学生认为自己进入中学小班后进步明显。


“玩出价值观”

  王明与同班几个学生沉迷于三国杀纸牌,不敢在校内玩,经常相约在校外玩。蔡铁山知道后,大胆打破校园禁令向孩子宣布:校内可以打扑克牌——三国杀,并让学生自定游戏规划,老师进行适当指导。结果孩子们把这种以往大人认为有害的玩变成了有序的玩,有价值的玩!蔡铁山认为:学校应是让孩子犯错的地方,孩子在社会上可能犯的错误最好能先在学校犯。因为出错后有老师给予支援,孩子有过错的体验后走入社会不再错,这才是对孩子一生受益的教育!

  蔡铁山说,教育是根雕艺术,应顺其天生形态做文章,让孩子自然生长。学校的任务是提供学和玩的场地和设施,支持教职工带领孩子们开心的学,有序的玩,有价值的玩。因此,该校课程(特别是校本课程)大踏步地把课堂搬进生活,让孩子们把学校学到的知识全部忘掉之后能剩下更多的东西——素质。

  花地中学开设了近三十门具有本校特色的校本课程,每学年初完全让孩子依据兴趣、爱好、特长自由选择并打破年级界限且每年可选不同课程。老师教课的原则是带孩子“玩”这些课程,在玩的学习生活中放飞思想,让孩子有幻想、有浪漫、有感动、有幸福生活体验,真正为提升生命品质作出积极帮助,通过“玩”让孩子释放潜能,形成价值观。

  如《花地寻踪》带着孩子找本土文化中的知识,并写进孩子们的博客中,与大家分享;《艺术的魅力》甚至带孩子去公园“发呆”,让孩子学会欣赏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美;《无线电测向》则是一场比智力、比意志、比心理的有意义的科技类活动;《有理走天下》通过对天象、地形与地质、气象与气候、水文、植被与土壤等的观察、观测、分析、研究,并策划旅游方案,写导游稿,培养了孩子的观察分析能力和实际操作能力……

  “校本课程成功的最高标准是,孩子一生都不忘记并企图穷一生努力去探究该课程的某些或某个项目”蔡铁山如此说。


“吾从学生”

  蔡铁山治校有一条法宝,那就是“吾从学生”。作为校长,蔡铁山并不独揽大权,只要学生提出的建议有理有据,对学生对学校有益,蔡校长就会简单地说一句:“吾从学生。”

  他说的“吾从学生”就是让学生作主,让学生成为学校的主人。

  学生会有一个议事部,负责收集学生对学校的意见和建议,然后每班派一名代表每月有一中午与校长 “共餐对话”。黄嘉铭参加过一次这样的聚会,至今记忆犹深,“当时我们跟校长边吃饭边聊天,气氛非常轻松。吃完后,我问校长,学生厕所又简陋又不卫生,能否重新装修?我记得校长咨询了其他同学的意见后,马上表态会将意见交行政会议讨论尽量利用假期重新装修厕所。现在我们的厕所真漂亮。”

  陈杰伟说起自己当学校艺术节主持发生的尴尬情景时,仍一脸腼腆,“当我说有请接下来的大合唱节目时,出场的竟然是民俗舞蹈,我当时懵了。后来老师同学不但没有责怪我,反而鼓励我下次做得更好。”

  “我们放手让孩子体验,并且准许他们犯‘错误’,他们就会在日积月累中,在反复‘失败和矫正’中,于不经意间慢慢地生成归纳和感悟,这就是‘学’。”蔡铁山强调。

  如开学礼这样大型活动,是孩子在策划方案,安排校长、老师讲话,并大胆点评;如身体素质赛、球赛、棋赛、才艺展示月等,从方案设计到组织实施也是孩子自己操持;每学期一次全校书面调查,把孩子意见向全校教职工反馈;学校阅览室期刊的订阅也是孩子挑选目录交学校审阅后统一征订;阅览室全天侯向孩子开放,无需任何出入证件和手续,自觉自取,自觉归还。

  “学校是孩子的,学校所有资源(包括校长、老师)都是为孩子服务的,我们应把孩子的权力还给他们!让孩子感觉学校就是他们的家!”

  学校荣誉室,这个用来存放学校荣誉奖状的教室,竟然成为了孩子们作品展示的地方,成了展示孩子生命色彩的天地。细心的话可以发现,校园处处都是为孩子而布置的。比如:在狭小的校园内把可能之处开辟为孩子涂鸦的地方;楼角走道房设置阅览台并摆放孩子们喜欢的图书、期刊供孩子随手取阅;茶水间、亭角是孩子饮水、下棋、小息的场所,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围棋一应俱全;操场边有专门存放乒乓球拍、羽毛球拍、篮球、划步车等体育器材的器具框供孩子们随时使用;教室一隅有雅致、整洁的资料柜,置着几株郁郁葱葱的绿茵,显微镜、电脑、书籍等随手可取可用,整个教室的环境布置像小家一样温馨。

  浓郁的校园文化、班级文化、课堂文化无处不传递着一个信息——孩子是班级、校园真正的主人,在这里确保每个孩子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让孩子从内心感悟、体验到:我能行!


“没有差生”

  2013年,蔡铁山读了一本对他影响终身的书:《第56号教室奇迹》,作者是雷夫·艾斯奎斯。

  “在美国小学,一群居住于一个充斥着枪枝、罪犯、毒品的街区,家庭贫困,且多出自非英语系的移民家庭的学生,可谓说得上是差生。可在雷夫眼里,他们并不是差生,通过教育,他们成为爱学习的天使,听摇滚乐,看经典电影,甚至表演莎士比亚的戏剧!长大后他们纷纷顺利进入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等美国的常春藤名校就读!”

  思品科卢碧云老师说,在我们老师眼里,没有差生,只有学习习惯的好坏。

  蔡铁山告诉记者,“我和老师们不太关注成绩,看的是学生的学习状态,如果这个班的学生精神不振,学习活动参与不积极,你成绩再好我也不认可。”他最满意的一个数字,学校每学期一次面对全校学生的不记名问卷调研显示,到目前为止最差的一个数据是89%的孩子对学校的学习生活感到快乐。“我原来估计有70%就很不错了。”

  “基础教育阶段,重点不是灌输多少知识,而是让孩子身体强壮、心理健康,养成良好的习惯。”他语重心长说,“孩子身心发展比分数真的是更重要,否则的话,我们的孩子真会赢在起跑线,输在终点线。”

  校长蔡铁山向全校学生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他规定孩子晚上10:00前睡觉,作业没完成可以不做,如果老师找麻烦孩子就可直接找校长。他严控课堂、课后、家庭作业,提倡少家庭作业甚至不布置家庭作业。在花地中学没有周考,月考甚至初一初二期中考都被取消了,考试分数成了孩子的隐私,谁也无权侵犯,严禁老师拿分数说事,为的是让孩子安安心心读书,自由自在快乐成长,给孩子留下“童年”!

  花地中学创新评价模式,对孩子的评价以激励孩子产生持续学习动力、形成正确价值观为原则。如:《课堂绩效评价表》从专注度、参与度、准确度等几个方面对每个孩子、每个学习小组每堂课,每个环节进行评价激励。主要是强化孩子在课堂学习中每一环节、每一动作所应形成的积极价值观,养成良好学习习惯,并营造个人竟争与团体(小组)合作竞争的氛围,以计分方式进行,此分数纳入学科总评。《星章计划》包括学科学习、社会服务(学科小组长、班干部、队干部、学校干部、社区活动、游学经历)、家庭服务、身体发展等方面涉及孩子学习生活的全部。每学期中初评一次,帮助孩子自觉发现问题,并制定下阶段措施,期末老师、家长、学生、社区、学校一齐参与进来进行评价,分析孩子半年的变化发展情况。关注孩子学业、身体、心理的协调发展,强化在家做个好孩子、在社会做个好公民。《我爱我班》从出勤、仪容仪表、卫生、早读、课间操、眼保健操、安全、课堂纪律、班容、板报、自习等方面进行评价,每月评比一次,主要是培养集体价值观。《全优班评比》主要考量孩子群体发展趋势。由学生干部主持每周一次总结,发全优班流动红旗,由学生会干部组织每天对每班进行检查,情况直接反馈到班。强化正面信息,明确反对消极价值观。


唤醒教育的激情

  花地中学的老师累,有目共睹。自从开始实行小班化教学,每个老师每周要18课时,工作量增多三分之一。

  来学校参观交流的吴艺强老师发现这里的老师脸上洋溢着激情,便好奇地问老师如何克服职业倦怠,“但他们说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一谈起学生,他们兴趣盎然”。

  在职业倦怠感突出存在的基础教育界,这群中学老师的精神状态确实令人惊讶。

  卢碧云说,虽然老师的课时增加了,但他们心里很充实、很兴奋,他们觉得自己是真的在干教育事业。学生们把老师当成了朋友,学生会说,老师也很好玩,在孩子们心中老师充满了激情。

  蔡铁山认为,“小班化教学实验中,教师能否成功转型直接关系着改革的成败,因此,他们必须成为也必将担当这场变革的主力军。”

  “如何让教师能对这次小班化实验投入全部的激情而不是敷衍了事、穿新鞋走老路呢?关键在于教师能否在小班化实验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受成功的快乐。”

  花地中学的每一位教师实行先培训后上岗。教师先后到了山东杜塱口中学、江苏洋思中学、香港卫理中学、香港九龙真光中学、香港华人基督教真道书院、台湾的苗粟县立公馆国民中学等考察参观,甚至分期分批去香港真道书院,劳工子弟中学等学校跟岗一周,让教师真正从思想到行动中都自觉应用小班化理念。

  在教师走出去的同时,把专家请进来。全国著名艺术教育专家朱则平、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基础教育研究专家陈玲博士、英国教育专家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科恩博士、香港教育学院小班教育研究专家章月风博士等教育名家是花地中学的常客。

  花地中学小班化教学实验以来,整体对外开放成为常态,累计公开课100节以上,开设各种形式小班教学研究课200节以上,“频繁的公开展示课对老师是很大的考验,课后要求老师认真撰写教学反思、积极参与小组评课,因此每次活动之后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都能得到提升。”

  蔡铁山经常对教师说,只教学不研究,就只能一辈子做教书匠;只研究不实践也就是个书呆子。教师的教科研必须植根于教育教学的最真实的情境之中,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花地中学确定了《实施小班化教育,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现代信息技术环境下,初中小班化课堂教学模式的研究》、《小班化教育背景下,中学外教资源开发与应用的实践研究》三项区级课题,将任务分解到班集体与各学科教研组,落实在日常教育教学活动中。并成功申报《广东省现代教育技术实验学校》。目前正在研究广东省教育厅下达给学校的《义务教育阶段小班教育研究课题》。


做孩子终生受益的教育

  采访过程中,蔡铁山不断问我:你去校园看了没有?去教室听课了没有?和孩子们交谈了没有?

  副校长罗洁敏告诉我,花地中学的校门是向社会开放的,只要在门卫处留下身份证,随时可进校听课,无须预约,而且可根据课程表任意选课听。

  校园、课堂开放后,社会好评如潮,这出乎蔡铁山的意料。他不止一次在行政会议上问,我们学校真的有这么好吗?

  “虽然孩子喜欢了,家长认可了,但这更促使我要对孩子们负责,给孩子们留下终生受益的教育。”蔡铁山说。

  我不禁产生了疑问,孩子们初中毕业以后,如何衔接另外一所学校高中的学习生活?

  “通过三年的小班教育,孩子们自学能力、组织能力、表达能力、思维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比传统模式下的学生更能适应高中的生活。”

  蔡铁山也无奈地告诉记者,有大学教授把钱学森之问的责任归结为基础教育把原材料搞坏了。他反问,难道搞基础教育的人不是大学培养出来的吗?

  “教育是一个整体、一个系统工程,无论在基础教育阶段还是在高等教育阶段,都需要探索出一种培养杰出型人才、创新型人才的机制,给孩子终生受益的教育。”

  “您认为怎样的教育才是终生受益的教育?”我问。

  “发现孩子的生存需求和生存价值,学校努力为他搭建合适的成长平台,让孩子自我认识、自我唤醒、自我发现、自我提升,从而形成独立人格、独立思想,最终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做一个幸福的自己。”

  “我愿意为之而努力!”说这话时,刚过知命之年的蔡铁山满头白发,目光坚定。


花地改革关键词

四环节教学法

  即自学——交流——展示——评研的四环节教学方式(1)学生通过自学发现问题。(2)在小组内讨论交流尝试解决问题。(3)小组、班级进行成果展示达成思维碰撞。(4)教师、学生一起及时评研,升华学习成果。


主助教

  为让每个孩子最大限度得到老师们的关注,开创了主助教的课堂教学新模式。主教负责该班该学科的课堂教学活动的组织与实施;助教负责辅导与协调,协助教学活动的正常开展。课后老师可更集中精力思考如何帮助学生在课堂学得出色。


六角形座位

  学生按照小组围成六角形而坐,可以互相说话、讨论问题。学生不再被要求正襟危坐。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