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新闻事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    新闻事件

期末考试来袭 家长教师未放松对学生分数要求

发布日期:2015-01-19    【字号:  

      这几天,孩子们进入了期末考试季。

  经过近两年的教育改革,对孩子们“分分计较”的状态有改变吗?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有些低年级孩子享受到了“乐考”的大礼包,不再为分数发愁,但更多的孩子还是处在“分数就是学生命根”的焦虑中。老师和家长们并没有因为提倡素质教育而放松对孩子分数的要求。

  “卷子说是只打优,但在优下面还有分数”

  家住海淀区的蓉蓉刚上一年级,听到记者问她是否期待马上就要放寒假的时候,却轻轻叹了口气:“放假前还有考试呢!”记者问她会不会紧张,蓉蓉说:“可紧张了!我怕自己考不到一百分,妈妈就要打我的屁屁啦。”蓉蓉告诉记者,她们的考卷虽然也打“优”或者“良好”,但“优”下面还会附上分数,所以,是否考到一百分还是很重要。听说现在有的小学低年级不仅不打分数,还不组织考试,蓉蓉的妈妈很不赞同:“孩子在一、二年级的时候,正是学习习惯的养成阶段,这时候让她习惯于做事情全力以赴,习惯于阶段性地总结、复习功课更好。等到了高年级还不是都得考试,为了这短时间的快乐,轻视了复习功课,被别的孩子甩到后面,再往前追可就难了。海淀区的孩子多,竞争激烈,我可不敢让孩子放松。”

      同样在海淀区上三年级的亮亮从三个星期前就已经开始了期末考试复习。“老师给留的作业多了,还有发下来的卷子,我每天都陪着孩子复习。”亮亮的妈妈说,孩子之前每天做功课的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最近一段时间则延长到两个半小时,不过效率一般,“有时候我去厨房准备第二天早晨的饭,中间偷偷过去看看,他正玩笔呢。这么小的孩子,经常走神溜号。”

  亮亮的妈妈告诉记者,临近考试,老师们也都很重视,“这两周已经收到老师发来的多条信息了,最早一次是因为他们班里进行模拟考试,结果全班成绩都不太好,班主任提醒家长们多注意。后来几次都是小测验的时候,哪些同学分数高等内容。”亮亮的妈妈认为,低年级的时候,是否考试并不重要:“一年级的孩子一共也没学多少东西,考不考孩子其实都掌握了。”

  “一到期末光是做题,挺没意思的”

  而晓波所在的学校,对期末考试就没有这么紧张,虽然也在准备考试,但是并没有给孩子增加负担。老师们都是利用上课时间发下来各类卷子让孩子们一起做,批改之后再给孩子讲评。晓波不喜欢做卷子,抱怨说:“一到学期末,上课老师也不讲新知识了,光是做题,挺没意思的。”

  不过这种方式在晓波爸爸看来非常好,“到期末孩子还是要系统复习的。孩子们在课上做卷子,时间和考试时间类似,气氛也好,孩子效率肯定高,又没有家长在旁边指导,能看到孩子的真实水平和知识点的缺漏。”而且,晓波爸爸最满意的是:“老师们这种做法,相当于在课堂上就帮助孩子复习了。没让孩子带卷子回家做,就是没占用孩子的休息时间,也没有把压力转嫁给家长。”

  对于考试成绩,晓波的爸爸也不是太在意:“之前小升初特别紧张,现在很多教改政策都出台了,我们家孩子达不到推优标准,只能派位。与其跟他计较分数,不如自己攒点人品,希望能在电脑派位时进一个好学校。”

  可是晓波的妈妈却不这么想,她还是把晓波的钢琴班和乒乓球班给停了,空下来的时间让晓波做自己给他买来的习题册:“小升初的政策经常变化,而且晓波这孩子还有潜力,属于你紧一紧,他的成绩就上一上的类型,我觉得还是不能放松,得把他成绩给抓起来,趁着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他多学点,没准能放个卫星呢。我们不是学霸,可没有随便玩的资本。”

  “现状是谁放松谁掉队呀,大家只能明松暗紧了”

  在有些提倡“乐考”的学校,虽说没有统一的期末考试了,但老师和家长们一点儿没松劲儿。子淳所在的小学还专门在半个月前为期末考试召开了一次家长会,班主任和各个科任老师轮番叮嘱家长们:考试虽然取消了,但是平时的学习标准和作业还是不会放松,希望家长们配合,抓好孩子的学习。其实,不用老师叮嘱,家长们也从未放松对孩子的要求,甚至还被“胁迫”着加强了对孩子的管束。子淳妈妈告诉记者,子淳周末有一节武术课,自上周末就看见武术班的微信群里,不断有家长发信息:“教练,××请假,要复习考试啦。”“我本来还想带孩子去,一看这个形势,也给他停了。孩子本来就不聪明,再不努力,就被同龄人甩下了。虽然我不要求他从小当学霸,但还是希望他能保持在第一集团。虽然都知道要减负,要素质教育,但在这种谁放松谁掉队的形势下,学校和家长选择明松暗紧,那也是被逼无奈呀。”

  观点

  办学规定提倡素质教育

  考试制度却是分数导向

  这种不协调让孩子乐不起来

  熊丙奇(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些年,教育部、北京市的教育部门都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甚至出台了低年级小学生禁止统考的规定,还减少学生在校时间,不允许给学生留过多作业等等,当时很多舆论也都在赞成这种推进减负的努力,但是我一直不看好。

  这些努力只能说明教育部门重视基础教育、素质教育的初衷是对的,但是没有把力量用在该用的地方,这些规定都没有针对病根下药,完全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其调整也很有限,低年级的学生不统考,到了高年级怎么办?还是要统考,还是要“分分计较”,还是要步入“分数轨道”。因为中高考制度没有根本性改变的这个基本事实没有变,以是否出高分学生为标准来判断学校、老师水平的社会评价标准没有变,再怎么淡化分数、强调减负都是没有用的。

  我们的现状是教育部门提倡学生的素质教育,想改变单纯进行分数考核的状况,但是评价制度尤其是中高考制度没有变化,不重视分数在现实中是行不通的。办学规定是要求素质教育,考试制度却是分数导向,这两者之间不协调,甚至互相矛盾。这就导致现在明面上都提素质教育,但是哪个学校、哪个家长也不敢真正让孩子放松下去。

  真要给孩子减负,把素质教育搞好,其实就是要办好两件事:一是要切实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这个制度不改,谈减负就是在装鸵鸟呢,为了中高考取得好成绩,即便学校内不考试,学生在学校外也得考试,学校内的上课时间少了,学生们课外上各种班的时间就多了,孩子的压力更大。另外就是要让各学校的教学质量保持均衡。否则为了进更好的初中、更好的高中,孩子的家长、老师还是会“分分必争”。

  批注

  减负规定

  小学不再组织期中考试

  2013年2月,北京市教委、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联合下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从八个方面对减负进行了“量化”要求。其中规定,小学不再组织期中考试,初中每天家庭作业总量将不得超过1.5小时,各中小学不得早于8点安排教育教学活动……区县教育行政和教研部门不得以考试成绩对学校进行排名;学校不得以考试成绩对班级、教师、学生进行排名。

  中小学入学考试

  禁止出“奥数题”

  2013年4月,北京市教委主任姜沛民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时表示,为了从源头上将“减负”与考试选拔制度分开,今后中小学入学考试中将不会再出现奥数题目,北京将加强对学校考试题目的审查。

  三项英语考试被终止

  2013年7月,北京教育考试院宣布,终止“北京英语水平考试(BETS)”项目。2014年1月1日起,一直在小学生中颇有市场的三一口语等级考试(GESE)设置最低报名年龄门槛,12周岁以下人员禁止报名。2014年,北京教育考试院不再承办北京地区“剑桥少儿英语考试”。此前,这三项英语考试,一直是北京学生在小升初时重要的考核参考。

  禁止举办针对学校的

  各种评选排名

  2014年5月,北京市教委下发减负通知,首次提出减少教育行政部门主导的统一测试,取消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教研部门等组织的各类等级证书考试和学科竞赛活动。同时,禁止公办中小学参与任何组织(或个人)举办的针对学校的各种评选排名。

  市教委规定,中小学应严格控制家庭作业总量,切实保证学生的休息与睡眠时间。小学低年级不留家庭作业,小学中高年级以及初中家庭作业要坚持“少留、精选、分层”原则。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