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新闻事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    新闻事件

北大学生写网文遇水土不服:享受的是创作热情

发布日期:2015-03-27    【字号:  

北京大学中文系女生王玉玊递过来一张不同寻常的名片,名片右半边被两个身穿古装、倚红色海棠而立的漫画人像占满,左半边则印着一个大大的二维码,复杂的图案中央,印着几个醒目的红字:扫一扫,关注"享受的是创作热情" 。

《妖店》是最初由她和班上另外3名女生创作的网络小说。这部小说最近的确引发了关注,只是被关注的点,令王玉玊感到些许“心塞”。

一个星期前,有关《妖店》的讨论出现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话题是:“如何看待北大副教授邵燕君 网络文学 课上的学生写作网文成绩惨淡的情况。”

“收藏量194,意味着跟什么都没收藏一样,这个成绩在网文界,一般的作者都不会再写了。”提问者如是写道,“这还是效果最好的一部,在 龙空 上都被大家当笑话看了。”

“龙空”是国内老牌网络文学讨论社区“龙的天空”的简称,上面聚集了大量资深的网文爱好者和写手,评论向来以犀利和尖锐著称。

这一次也不例外,“北大研究网文?一帮酸腐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理论?我只能呵呵……”网友“星空霓虹”尖刻地留言,末了,还附上3个叉腰大笑的表情。

“知乎”上的讨论相对理性和克制一些,多数人认为把网络文学视为正儿八经的文学类别、文学现象来研究,是件“大好事儿”,“作为研究性质的写作,不该以世俗的成功标准去评判”。

23岁的王玉玊也忍不住参与了讨论,“有些人根本没有看过我们的小说,仅仅因为我们是北大的学生,就作出了许多不切实际的判断”。

在这场口水与板砖儿齐飞的争论中,人们的目光始终被“北大”的光环牵引着。但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是:在以草根性为特质的网络文学土壤里,“北大出品”代表的精英文化,是否水土不服?

“对点击量和收藏本来也没抱多大期望,我们享受的是创作的热情。”

王玉玊把名字印在名片最下方的一角,身份是“联系人”。事实上,她是《妖店》创作团队“哨子”的组长。

“我并不算主创。”这个直博一年级的姑娘一个劲儿地摆手,“所有的框架、人物、故事的主线、支线,都是团队头脑风暴的结果”。

这并不是一次即兴的文学创作,而是“网络文学创作与研究”这门课的内容之一。负责网络文学研究方向的邵燕君希望,学生们由此可以进行“入场式”的研究,而非以往那样,以粉丝学者的身份在外围观察。

《妖店》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北宋,讲述一个灵魂典当的故事,灵感来自南北朝的志怪小说。主人公就是印在名片上的那两个人物,身份为海棠花妖和货郎。随着情节的展开,时空会发生跳转,两个主人公也逐渐显露另一重身份——现代世界的一名游戏程序员和游戏中的一个虚拟人物。

“这是一个披着志怪外衣,实则软萌、虐恋、卖腐的小说。”“哨子”成员尚晓茜在公众号里写道。

构思最初的框架没花费多长时间,课堂上的第一次碰头会确立了“志怪小说”的基调后,王玉玊回到宿舍便建了个微信群,把“哨子”当时的另几位成员——尚晓茜、周倜和张畅拉了进来。

头脑风暴在方寸间的手机屏幕上进行着。“效率出奇地高。”王玉玊回忆。她要求,每个人都要贡献一个角色,并详细描述角色是人还是妖、穿什么样衣服,有怎样的性格。

笼统的想法被迅速细化,两个小时后,她们已经设定好基本剧情,并编写了排班表,按照单元剧的形式,每天更新一个支线故事,直到小说进入后半段,主线开始爆发。

跟选这门课的大部分同学类似,“哨子”的成员都有不少于7年的追文经历,她们或多或少领略过文学网站“榕树下”和“清韵”的黄金时代,对各种各样的类型文如数家珍。因为对网络文学“有爱”,王玉玊已经连续5个学期选修这门课程。

“爱好网络文学的人都知道,新入行的小白写手一般都没什么反响。所以对点击量和收藏本来也没抱多大期望。”后来加入“哨子”的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叶栩乔说,“我们享受的是创作的热情。”

那段时间,几个女孩常常在微信上互相鼓励,每更新完一章就有其他人留言、打气。这部小说也集合了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她们所偏爱的元素——文笔华丽的玄幻故事和画风唯美的日本动漫。

令叶栩乔津津乐道的则是团队的创作氛围,“每一次面对面的讨论剧情,基本都是聚餐的形式。”这个东北女孩讲起话来语速飞快,“吃吃喝喝的时候,总有脑洞大开的灵感闪现,比如,让主人公跳转到现代,就是在同学的生日会上聊出来的。”

21岁的叶栩乔最享受那种每个人的想法都受到尊重的感觉。上学期她修了“唐代小说研究”的课,唐传奇小说里,她对古镜的故事印象深刻。经她提议,《妖店》中设置了镜妖的故事。

虽然点击和收藏量惨淡,与大多数默默无闻的新手作者相比,“哨子”的境况已经算得上不错。《妖店》更新仅仅一周,字数刚破万时,她们就收到了腾讯签约上架的邀约。

按照规定,签约上架后每天更新不得少于6000字。为缓解压力,“哨子”在“网络文学”的课堂上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招新,王玉玊和叶栩乔为此特意做了两个PPT,一个展示《妖店》的创作进展,一个列举“进组福利”。

如今,这个创作团队的规模已经扩增到13人,团队聚餐时,已经很难找到不用拼桌的小餐厅了。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