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校长博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声音观点    校长博文

姜树华: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发布日期:2016-10-19    【字号:  

姜树华

江苏省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如皋市安定小学校长,党总支书记。

校长办学的困惑

校长负责制的尴尬

当下,跟中小学校长提及“校长负责制”这一说法,多多少少会让人哑然一笑。这个词,更多的体现在对校长的要求层面,严格说就是要求校长对学校的人、财、物、事等一切负责。这里的负责,更多窄化为“责任”。所以广大的中小学校长教育教学管理者如履薄冰,层层签订责任状。这是一种逐层开脱责任的纸面做法,大概也只有当下很盛行。其实即便不签责任状,也应对岗位负责,每个岗位都有着权责的规定性。(愚以为签责任状的做法是多此一举)校长负责制,显然不只是责任的担当,还有另一层应有之义:办学权。这其中包括人事权、经费权、决策权、实施权……时下,这些校长权项只具一些象征意义。当然,作为校内辅助校长负责制的民主管理制度和科学民主决策机制也没有能很好地完善,导致这些辅助机制职责不是很明晰,形而下到“和稀泥”的管理民主,更多时候其实质在梗阻校长负责制的实际进程。

素质教育路的尴尬

站在这一时点,关于“素质教育”的正确性已不需再加理解,人人都赞成这一课改方向。因为这一方向事关民族兴衰,事关国力强盛。但是,对于突然发展起来的社会,突然提高起来的生活水平,人们似乎有些不适应(有点儿“暴发户”感)。因为太长时期的生活艰辛,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社会发展,于是钙化了生活安逸的心态,产生了一种不良的生存态度: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不再辛苦……所以,人们片面追求孩子的升学结果,从不关心孩子的成长过程。然而,“素质”一定是在生长过程中形成的,但这个社会似乎很少有人顾及,即便我们从事教育的工作者内心清楚,但深陷漩涡,不能自拔。这一点,很明显地表现在教育者对自己孩子的教育两难问题上。社会的浮躁激起学校的浮躁,我们情不自禁地赶着“趟儿”,我们的教育教学节奏、质量结果意识等方面均变得异常浮躁,表现在教育行为上就是“贴标签”的教育改革,“浮夸式”的教育结果。当然,这种力量更多来自上级教育行政部门接受的社会压力,也有来自学校自身的社会虚荣……素质与分数的两难,让基层学校的校长苦笑着课改,尴尬至极。

校本课程实施的尴尬

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这是新世纪课改的主要“产品”。但校本课程空间究竟有多大?校本课程的设置能离国家课程有多远?课改到底给了校长多大的自主“半径”?广大的中小学校长都在“察言观色”,这不同于自家居室的装修,校长终究是“受雇”的。君不见绝大多数学校的校本课程最终还是在国家课程的基础之上小心地做一些“圆周运动”?始终围绕着课改圆心,乖乖的,不会“远离”的。很多学校其实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校本课程,因为校长想:国家课程还没有学好,还做自己的课程?拉倒吧!实在是需要“上演”校本课程开发,就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因“时”而异。据笔者观察,校本课程开发应付型的行为居多!

教师生存状态的尴尬

我的判断,教师应该是一种高危职业。教育更多程度上应属精神层面,教师肩负着民族文化、社会文明的传承,理当会有更高的社会要求。但社会要求的苛刻,甚至刁难让教师的生存状态很糟糕。当下,对学生受挫力的培养、生活习惯的培养、交际态度的培养,在学校中几乎被挤到一个很狭窄的空间,甚至已没有空间。不分情况的校园安全已经上升成为“高压线”,只要与学校有一点联系,学校就成了整个社会的弱势,受到“口诛笔伐”,一律站在“被告席”,这种状态下的教师更是弱者。常常出现教师集体弱势无语。于是,本该有的耐挫教育、批评教育都从学校教育中“逃之夭夭”。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还敢去触及?再则,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教师的劳动报酬远远没有跟上。所以,在工作压力如此之大,而报酬相对微薄的当下,更多教师心态不稳,牢骚漫天,工作状态当然受到挑战。均衡教育大背景下,教师流动日趋频繁(这本没有什么不对,但教师一时间不能适应),于是本来处于专业发展良势状态的老师受到了批量阻滞。

 

校长办学的期许

调适“人民满意”的内涵共识

“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这一说法无疑是得民得心的,也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必然追求。 “人民”的概念是谁本来是没有争议的,但具体到社会基层,来自的“人民满意度”就千差万别了:有来自上级指令性的“人民满意标准”,有来自社会各个有识阶层的“人民满意标准”,有来自最底层群众的“人民满意标准”。这时的校长左右为难,内心有一个教育尺度,但外在的多个教育尺度又显然存在,于是校长内外分歧、人格分裂,走上了教育的“蜀道”。这个社会需要正确教育质量观的引导,质量不仅仅是分数,不仅仅是知识。乔布斯让“苹果”引领世界,“余额宝”引领传统银行业走上变革,教育天生具有引领职责。教育需要引领社会,需要引领社会改变人才观,从而为教育提供更好的发展氛围,办对人民负责的教育。社会形成了正确的教育质量观,校长就有了科学培养人才理念的生根可能。这是校长办学的期待。

改变教育质量检测的后续做法

教育教学的质量无疑是需要检测的,任何国家都存在着教育教学质量的监测。但不同的国家对教育教学质量监测的后续做法不样。我们当下监测的后续做法,基本是限于社会压力之下,紧跟着就是教育主管行政压力,而后就是“走人”,走教师还是走校长,一切皆有可能。我们看一下加拿大国家的教育教学监测后续做法:加国每年都要进行教育教学质量监测,就拿安大略省来说,每年监测三、六、九年级,并且进行全省内的逐校排名。但他们的校长、教师、社区并没有因此而变本加厉地只作知识应试。原因有二:一是,光做知识应试,未必就能测试出好成绩,也就是测试的试卷内容不只在知识层面;二是,测试即便不好,不会带来个人职业安危的截然变化,带来更多的是教育当局会很快重视这所“监测后几名”的学校,首先进行的是政府投入的分析——是硬件投入不足,还是教师师资不足?进而,会很快加大硬件、软件投入,很快帮助这所学校补充优质师资,加大师资培训。所以,社区家长即便看到所在社区学校是“全省最后一名”也不会太紧张,反而看到的是新的希望。这一观点与做法,真的值得我们深思。这或许也是校长办学的期待。

给校长办学的空间与时间

一个有办学思想、有教育追求的校长,一定不是理念雷同、大家一致说好的校长。我们对校长办学应给予更大的空间与更长的时间。我们可以对校长办学的思想及方案进行科学论证,对有违于课改方向、民族发展、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办学行为予以否决,但一旦论证通过,就应该让校长心无旁骛、不需瞅着“各方眼色”一路办下去。教育本来就是农业,是一种生长,不是工业,来不得急于求成,不能给校长太紧的时间限制(一定的时间限制是可取的,但立竿见影的限制不可取)。可以尝试着制定阶段目标,这样校长会在自己心仪的办学路上,安心推进,不需急切。甚至科学地要求:不许校长来得匆忙,鼓励校长按规律办事,有序推进自己的办学之路。这也一定是校长的办学期待!

让教师真正成为社会崇尚的神圣职业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崇高的教师职业理应受到整个社会的认可。但当下有多少学生会甘心选择教师这一职业?社会不热衷教师这一职业(尤其是优秀学生),其实与这个社会发展特殊期的“金钱至上”意识密不可分,谁能赚到钱,谁就能活得很好,谁就能更好地办好事情。知识不再被认为“至高价值”,教师的神圣感荡然无存。没有优质师资,校长绝然不能实现自己的办学思想。这也是当下校长之心痛。但令人欣喜的是,近几年来,新进入学校的教师,主要是免费师范定向教师这一群体,师资素质得到根本性改观,又让我们看到了教育的希望。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教育者不是人群中的佼佼者,这个国家的教育能够办好。让教师成为社会崇尚的神圣职业,从而吸引优质师资从事教育。这亦是校长的办学期待!

笔者在想,此番思考是不是“操空心”了?杞人忧天了!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