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校长博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声音观点    校长博文

弗兰克说得是否有道理

发布日期:2016-11-08    【字号:  

教育回归生活,以学生的日常生活作为教育的源泉;教育切近学生的已有认识水平,从学生的日常生活经验出发;教育要降低学习的难度,让学生有更多的成功体验;教育过程要避免批评指责,尽量给学生以赞扬和夸奖。教育研究要体现草根化、田野式,提倡大众化的个人体验,反对“理论脱离实际”的学术思辨等等,似乎已成为教育的真理、学界的共识。然而,弗兰克·富里迪在他的《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一书中,多角度地对上述“真理”提出质疑。

他认为学术研究回归日常生活,以浅表化、碎片化、个体化生活体验的故事,取代经典理论的深入学习和潜心研究诠释,这并不是对公众所具有的智慧的真正尊重。这是把民众当做潜在的病人,而不是思想的听众。这种文化态度造成一种迎合的风气,将对听众的尊重演化为诉诸于最低水准的、最不具挑战性的娱乐。今天,我们确乎面对弗兰克所言的现实:专家报告以于丹式心灵鸡汤化的《论语》解读最受欢迎,自诩理论联系实际的著作有不少是观点和故事的混搭,所谓的深入浅出和喜闻乐见,常常沦为庸俗化的逗乐与调侃,严肃的学术批判常常演变为情绪化的牢骚或煽情的夸饰,缺失思想的犀利与文化的厚重。

弗兰克指出,在教育机构对待学生的态度上,也有类似的问题。他们坚持认为人们的知识学习必须与生活直接相关,或与个人经历有联系,否则,这些知识便无法有效地接受与内化。这种对联系现实的过分强调,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内在的冲突。以此观照当前的课程改革,过分强调知识与生活的联系,是否造成学科知识逻辑结构的凌乱和教材的庞杂?事事直接经验的探索,是否会使教学过程少慢差费?诸如,我们费力地倡导数学的生活化,恰恰忽视了数学的特点便是符号化和抽象性、演绎性。数学教学在注重数学知识日常应用的同时,更应重视学生数学思维的培养,要引导学生从生活中抽象出数学,形成数感,而不必刻意地让数学处处依附实物与生活情境。

教学过程中关注学生基于日常生活的感受,这当然不错。但同时必须看到,有价值的学术思想常常具有抽象性,常常显得与日常感受相矛盾。人们获得客观知识不能仅限于反思个人的生活故事,学生应该离开当下和日常的经验,从而激发大脑去想象其它的各种可能性。弗兰克认为,从个人情感到客观知识,并没有直接的通道,学生需要面对那些与他们生活“无关”的世界。如果把个人经验置于优先地位,这会影响学生的思维水平。弗兰克引用学者黛安娜·拉维奇的研究成果指出:学校教科书越符合联系现实这一标准,它们的文化内涵就越少;课程越是联系现实,它的理论性和抽象性便越弱;过分强调联系现实的表象以及个人经验的重要性,这往往减少了课程的智力内容。

我们当前流行的观念是,教学过程中必须尽量避免各种可能伤害学生感情的行为,惩戒固然不可,批评也须节制,反馈务必总是赞许性的。弗兰克认为,儿童固然珍视那些直接带给他们快乐和肯定的东西,但如果一个文化的存在目的只是帮助人们发现自己的正确,当教育被当作个人情感投射时,对学生屈尊俯就的艺术被定义为 “最好的做法”,这种儿童化的观念是对人类主体的一种弱智的认识,它会促生一种自我迷恋、自我封闭的情绪,限制和阻碍学生自审与反思能力的形成,不利于学生心智的健康和人格的完善。

弗兰克认为,教师花费越来越多的精力来迁就学生的情感需要,这种完全儿童化的做法与理想的民主毫无相似之处。民主参与的前提是具有智力和责任心的公民,他们能够批评并接受批评,他们成熟并具有责任感,而不是情绪化的、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任性而自恋的。弗兰克给我们的启示是:教育或激励并非是一味地肯定、赞同和迎合。缺乏批评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无助于学生的社会化,无助于受教育者明确自身的权利和义务,无从提高他们应对各种挑战性遭遇并参与社会建设的能力。

弗兰克说:“奉承民众使文化精英可以逃避扮演他们在公众面前的传统角色”。当教师只是一个教学活动中的组织者与参与者,不再承担“传道授业解惑”的角色时,这是否是一种逃避?这是思想的进步,还是一种倒退?弗兰克的论述未必完全正确,但他似乎对当前被奉为绝对真理的教育观念提出了针对性的挑战,这是否会给我们以某些启发与感悟?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