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校长杂志网! 今日天气预报: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校长博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声音观点    校长博文

喻旭初:“我们”是谁?

发布日期:2016-11-09    【字号:  

“我们”是谁?

   喻旭初

        “我们”是谁?这个问题的提出似乎很奇怪,其实不然。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我”是单数,代表个人。“我们”是复数,代表一群人。按理说,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但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却往往将二者混为一谈。

大家习惯于用“我们”:领导人作报告,往往会说“我们认为……”“让我们……”;老师讲课,也常常是“我们应该……”;绝大多数学生的作文,也总是以“我们”的口气来发表看法。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种现象,既是“人是群居动物”的反应,也说明个体精神的缺失。

不少人用“我们”,没有任何别的原因,仅仅是从众,别人都用,我也用,习惯成自然,很难改;不过,还是慢慢改过来为好。让人讨厌的是,明明是个人的行动或看法,却非要冠之以“我们”的名衔,似乎一用“我们”,身后就有千万人作支撑,于是语调高昂了,态度也强硬了。最让人感到可笑的是,喜欢代表全国人民讲话,“我们中国人”怎么怎么。试问,你能代表全中国人民吗?这在不少影视作品的对话中经常出现。

人思考,做决定,一般都是从个体出发的,只有“我”,没有“我们”。只有在众人委托你做他们的代表时,才能用“我们”。在现实世界里,尤其是在特定的政治生态中,有些人出于对个人权益的保护,出于“稳妥”的考虑,往往用“我们”做护身符。这些可以理解,但也很可悲。

我一贯使用“我”来表达。上课总说“我觉得”、“我认为”、“我喜欢”、“我痛恨”、“我体会到”,跟人交谈更是“我”字当头。我要告诉人:我就是我,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人;我说得对,你不妨听听,我说的不对,欢迎批评。有一年,我刚接到高一新班。在第一次作文讲评课上,我请三位同学当众朗读自己的作文。在总体肯定了他们的优点后,我问其中一名学生:“你在作文中用了不少‘我们’,请问,‘我们’代表哪些人?”他边摸头边说:“我们就是我们呗。”我没有责怪他,只是平静地说:“你代表不了别人,今后就不要再用‘我们’了,而应该用‘我’”。接着,我严肃地提出要求:“今后的作文要像我喻老师说话那样,都用‘我’,别动不动用‘我们’,因为你只能代表你个人。”因为长期的坚持,我的大多数学生都慢慢习惯用“我”来说话了。不久前,路遇本校退休老师莫增慧先生,他看到我后捏住我的手说:“见到你很高兴。在我们印象里,你是有独立人格的人。”我微笑回答:“谢谢!”这使我感到欣慰,也更坚定了我坚守独立人格的信心。

当然,对于“我们”的使用者必须作具体分析。并无其他意思,只是习惯于用“我们”的人,潜意识里始终视自己为群体中的一份子,没必要也不可能叫人改口。对于企图用“我们”来压人的人,我奉劝你还是尽快收起“我们”为好,因为你吓不倒人。

据我观察,用“我们”来忽悠人,吓唬人的人,往往声音很大。其实,在很多情况下,声音越大的人越无理,或自以为有理;而掌握真相或真理的人,并不需要靠嗓门助威,因为“有理不在声高”。大声说的往往是大话、空话、假话、套话、废话、漂亮的话、好听的话,而这些话于人无益,于事无补。用“我”说出的真心话、老实话、悄悄话,是不需要大声的,但它有亲切感,有温暖人心的力量。

面对开放的时代,用“我”来表达,是人格独立的反映,是敢于承担责任的表现。用“我”的人越多,社会就越有活力。我由衷地希望大家别老是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而该用“我”说出自己的心声,抒发自己的感情,维护自己的权益,表达自己的愿望,做一二个独一无二的自己。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6 版权所有 校长杂志网-江苏京品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备案号:苏ICP备16065536号-1